卑鄙的海拉鲁人!!!

暴躁老哥

Lofter现在也会给你乱塞关注了,真tm鹅心,看得见这条的人也去检查一下自己的关注吧,可能你也被迫关注了一大串垃圾东西(

【零晃】Save Me

你们快点来看看维希88的弹丸paro零晃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看完类扣女孩都去补超弹2!!!!!!!!如果有弹丸女孩愿意,类扣了解一下!!!!!!!!啊!!!!!!!!!!!!!!!!!!!!!(支离灭裂的思考发言. jpg

朔间维希:

-弹丸论破paro


残阳留下的血色染红了半边天,乌鸦落在似要分割天空的电线上,从墙角冒出的纯白色花朵在风中摇曳,位于三十二楼的朔间零本应有机会看到如此美丽的景色,可现在的形势不允许,为了躲开绝望残党的追捕,他藏在了一个小小的杂物间里,锁上门等待救援。


摘下伪装用的黑框眼镜,瞳色是比残阳余辉更要鲜红的颜色,在黑暗中发出微亮的光芒,零保持着抓紧手臂的动作,鲜血从撕裂的伤口涌出,流过指间,加深了黑西装的布料颜色,最后濡红了半截属于白衬衫的衣袖,变成细小的血珠滑进黑手套里。痛楚让他的大脑思维更加活跃,他开始分析现状,距离他潜入绝望残党的聚集地已经过了约三个小时,自己藏匿的杂物间旁边就是绝望残党的会议室,会议室也许有通风口提供暂时的躲藏,可以他的身体状况来看不能过多移动,再过二十分钟他们就会发现这里,如果救援没在二十分钟之内到达,那么身上没有任何武器的零只有死路一条。


“真让人头疼喏。”


手指插入黑发中,他理了理卷曲的发尾,发尾因血痂粘在一起,让他想起身边某个嫌弃他那头半长发的孩子。


 


“现在的天气会觉得很热吧,为什么不扎起头发来?”


刚做完任务回来的晃牙脱下西装外套,被汗水浸湿变得透明的白衬衫粘在皮肤上,勾勒出结实的胸膛。


“难道小狗喜欢吾辈扎起来吗?”


零合上档案,笑眯眯地反问,果不其然,晃牙低下了头,小声地嘀咕着什么,要零悄悄贴过去才听见。


“……才没有喜欢。”


“原来是很喜欢啊。”


晃牙惊慌地抬头对上那双看透一切的眼眸,想起这家伙是“原.超高校级的测谎家”,只要对方说出谎话,他立刻就能看穿,这个讨厌的才能总是让不坦率的晃牙吃亏。


“嘎啊啊啊!!说了多少遍不许使用能力!你还用!”


“明明是小狗说谎欺骗吾辈,却责怪起吾辈,好伤心哦。”


“什么、别别别别哭啊!你烦死了!”


下一秒零笑着抱住了他,低体温的身体也无法降下晃牙的火气,灰发被揉乱,汗水沾湿了指尖……


 


一想到被拉入怀中的晃牙所传达的温暖,身体就开始怀念,受伤的手张开又握紧。


“晃牙……”


 


“吸血鬼混蛋……”


“汪!”


“嗯,本大爷现在就去三十二楼。”


晃牙压低声音向未来机关第五支部的副部长羽风薰汇报完后,贴着墙身小心翼翼地前进,身为“原.超高校级的驯兽师”的他拥有和犬类动物沟通的才能,爱犬Leon走在最前面,不时停下来确认地上尚未彻底消失的吸血鬼味道,可以说是一位可靠的伙伴。


三个小时之前晃牙得知零失去联系并没有多大的慌张,那可是未来机关第五支部部长朔间零,曾率领第五支部参加希望之峰学园的救援活动,救出包括晃牙在内的十五名学生,当时他们正准备接受江之岛盾子的绝望动画的洗脑。被拯救的晃牙对零产生了仰慕之情,积极申请加入未来机关,只为了来到零的身边。因此在晃牙接下来的人生里,零变成了他的一切,和爱犬并排心中第一名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晃牙越来越觉得不安,赶紧向薰申请参加救援,期间避免不了会争吵一番。


“Leon,吸血鬼混蛋是不是在这一层?”


“汪!”


“那我们一鼓作气冲过去,帅气地当一回英雄,到时候一定要他跪着感谢本大爷!”


“汪汪!”


Leon学着主人骄傲的样子仰起小脑袋想要嗷呜一声,但想起现在还在做任务,不能张扬,便又缩回去。


 


狭小的空间里响起血滴下来的声音,生命在一点一点流失,零靠着冰凉的墙壁,脑海里似乎有一台DVD播放器,开始播放关于他和晃牙的事。


 


“朔间,你在吧?”


金发的男子推开门径直走进来,手里甩着一叠刚收到的个人申请表。


“薰君,汝身上的香水味太浓了,”嗅觉敏感的吸血鬼皱了皱眉,撑起身体依靠在棺材边上,未来机关里敢在办公室放棺材的也只有朔间零这个人,“如果汝是来向吾辈说和哪位女士好上了,那吾辈先睡个回笼觉。”


“不是啊,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就那么差吗?我说这里有个有趣的孩子。”


接过好友羽风薰递来的个人申请表,零首先看到的是证件照,那人脸上的稚气仍未完全褪去,眉头紧锁着,嘴角牵强地弯起,似乎很不爽对面的摄像师提出展露笑容的要求。


“不是让你看脸,是这里啊。”


顺着薰的指尖看到一行书写规整的字体,零眯起眼,轻声读了出来:“申请加入未来机关的理由是‘超越那只吸血鬼混蛋,把他打倒在地,当上第五支部部长”,哦呀哦呀,年轻人就是有干劲。”


“吸血鬼混蛋是指你吧?他曾经被你亲手救回来,看来是有了雏鸟心理。”


“这不是很有趣吗?薰君,希望就在他们身上。”


“你明明不相信绝望也不相信希望。”


零签下自己的名字,递回给薰:“可能未来就相信了。”


 


晃牙作为实习生进入未来机关的第五支部,负责跟在零身边打杂,跑腿给他买来喜欢喝的番茄汁,每天准备好切片的生火腿肉,收拾零的办公室……


“为什么要本大爷做这种事啊?”


晃牙扔掉手中的抹布,一只调皮的泰迪犬叼走了它,随后陆陆续续有更多的小狗聚到他的身边,晃牙蹲下来,它们立刻一涌而上,最先爬上晃牙身上的小狗舔起了他的脸,热情的表达方式逗得晃牙笑出声来。这是第五支部给他的独立训练室,里面养着一群小狗,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浪狗,被晃牙捡回来悉心照顾。Leon是晃牙小时候父母送的生日礼物,他在和这只小柯基犬相处过程中发现了自己的才能,那就是可以和犬类动物进行沟通。


“好乖好乖,你变重了,是不是中午吃太多了?”


“小狗和小狗聊天,还真是个可爱的画面喏。”


“吸、吸血鬼混蛋?!”


晃牙回头,看见从门缝中露出半张脸来的零,小狗们纷纷炸起毛来,冲着零呲牙咧嘴。


“嗯,看来小狗的小狗们不欢迎吾辈啊。”


“肯定是因为你身上的臭老头味道太难闻。”


“小狗说这话太失礼了,”零学着晃牙那样蹲下,“既然吾辈不能摸小狗,那能不能摸小狗的脑袋?”


“小狗来小狗去的烦死了,根本不知道你在说谁。”


“汝明明知道吾辈说的是谁。”


“……啧,该死的测谎家。”晃牙犹豫了一会儿,抱起戒奶没多久的泰迪犬挪到零身边,轻轻地放进零怀中。


“抱好了,它还小,比较粘人。”


话刚落下,泰迪犬就钻进零没有扣好的黑西装外套内,柔软的身体,小小的骨架,弱小的它为了寻求安全感,在狭窄的空间里缩成一团。


“汝真可爱,吾辈想要好好地怜爱汝。”


零笑着用指尖点了点它的小脑袋,晃牙不再出声,沉默地盯着他看,细长的眼睫毛,勾起的嘴角,垂下的弯曲发尾,每一处都让他觉得心动,喜欢的感情酝酿已久,晃牙还在纠结要不要说出口。绝望在吞噬世界,他不知道他们还能活多久,一直待在零的身边不离开变成了一种奢望。


“吸血鬼混蛋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算了,没什么。”


“小狗不擅长说谎,所以有什么想说的话就尽管说出来吧。”


“那……请和我交往!!”


突然提高的音量吓得正在争夺抹布的两只小狗停下了动作,舔着水的小狗差点咬到舌头,怀中的小奶狗抽动了一下,零的眼里写满了惊讶。


“吾辈问汝,汝觉得吾辈是汝的希望吗?”


晃牙摇头:“本大爷不想把自己的希望强加在你身上,我喜欢你,就是这么简单,没有其他意思。”


单纯的爱能孕育出希望。


零知道,晃牙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,他覆上晃牙的手,像捏肉球那样捏着他的掌心。


“吾辈答应汝。”


 


“晃牙君,你还在吗?”


一段微弱的电流声响过后,薰的声音出现在耳麦里,晃牙踹开敌人反手投掷出一把飞刀,正中那人的心脏。晃牙因零失去联络感到不安而犯了错误——忘记安装消音器,因此在这里开枪只会引来更多的绝望残党,刚才的反击是前阵子零教他的飞刀术,他学得不精,但足以防身。晃牙转身躲进走廊的拐角处,背靠着墙喘气,汗水自背脊流下,濡湿了白衬衫,他砸了砸嘴,算是回应了薰。


“我知道你着急,但也要注意安全啊,这是来自大哥哥的提醒。”


“羽风……前辈好吵啊!如果要闲聊的话我就先关掉耳麦了。”


“你怎么变得跟朔间一样,好啦不开玩笑了,有一个好消息,找到朔间了,他就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里,那个不擅长电子器材的老年人总算记得把之前关掉的GPS给重新启动。”


“我现在就过去!”


“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,祝你好运。”


Leon咬着他的裤脚表示它也要一同前往,晃牙弯腰摸了摸他的头,顺手把皱纹抚平,如今的他穿着未来机关的黑西装,敌人溅出的血染红了他的衣领,他再一次检查自己的武器,确认无误后冲了出去。


 


“未来机关的制服看起来好帅气!”晃牙一把拉开布帘,扬起下巴得意洋洋地向零展示穿在身上的制服,“怎么样,是不是特别适合本大爷?”


“嗯,”零优雅地坐在沙发上,屈起手指抵着下唇,因笑意而弯起的眼睛盯着晃牙,“很适合。”


“嘁,这个反应真无聊。现在本大爷可不是实习生,而是第五支部的最强主力!”


“吾辈可不认为汝是‘最强’啊。”


“也只有你这家伙还不肯承认本大爷!”


晃牙大大咧咧地坐下来,松了松领带,眼角的余光瞥到放在桌上的鲜花,下意识往零那边靠近了一点。


“小狗,这个沙发可以坐三个人,为何汝要贴紧吾辈?啊,吾辈明白了,是发情期到了啊。”


“胡说什么啊!本大爷是对花粉过敏!”


肩膀突然被搂住,脸颊上传来触感,零咬住他的耳垂,含含糊糊地问道:“那会对吾辈过敏吗?”


“何止是过敏,”晃牙扯过他的领带,在迎上他送来的吻之前说完,“可能还会死掉。”


“唔,没想到小狗会说出这种话来。”


一个深吻后,零慢条斯理地扣开晃牙白衬衫的扣子,敞开的白衬衫所露出的胸肌线条十分诱人,零低下头,温柔地亲吻着他的皮肤,嘴角不时蹭过乳珠,酥麻感让晃牙忍不住发出呻吟声。


“喂,要做就快点,这里可是休息间,那帮家伙很快就会吃完午饭回来。”


“小狗,”零捏住他的下巴,眯起渐渐染上情欲的眼睛,“现在的汝到底是为了什么?如果回答的是为了希望,吾辈可是会很失望的哦。”


“你不是超高校级的测谎家吗?不用本大爷说你也知道吧。”


“吾辈是测谎家,不是心理学家,吾辈不懂人心。”


“这样啊。”


晃牙将脸埋进他的怀里,任由那人的手游过自己的腰,往更深处探去。


“本大爷不是为了希望,也不是为了绝望……”


仅仅为了一个人。


 


零勉强睁开眼,无力感扩散到全身,他的手里躺着一个小小的GPS装置,那是他在潜入大厦之前晃牙塞给他的。


 


“吾辈不需要这种东西,也不会用。”


零像个不肯吃豌豆的小孩子一样向晃牙抗议,晃牙的心情好不到哪里去,一把拉过他的手边说边教:“给本大爷听好了,长按这里就是打开,再长按就是关掉,这么简单你都不会用吗?”


“吾辈有晃牙就够了,啊,吾辈忘记这次的行动不会带上汝。”


“本大爷知道的,你不要强调了,”晃牙握紧了零的手,“既然是总部要求你亲自上场,那也没办法啊。”


“真乖真乖,吾辈回来了就陪你玩球球。”


“不要摸……啧,这次没摸啊……”


白皙的手停顿了一下,轻柔地贴上晃牙的脸颊,细碎的灰发扫过皮肤,零低头给晃牙一个轻吻,不舍地抵着额头对视。


“好、好肉麻啊,快点滚吧你!”


晃牙推开他,满脸通红,零笑着把GPS装置放进内袋,再一次引发晃牙的怒火。


“跟你说了很多遍要放在外面的口袋里,不然你怎么拿得到!”


“没事,即使吾辈不开GPS,小狗和小狗的小狗也能找到吾辈不是吗?”


“那倒是,本大爷可是无敌的!”


 


“现在想来,还真是嘲讽喏。”


零自言自语道,声音沙哑得很,看来他撑不了多久。神明很喜欢他,给予他的天赋与才能,却忘了给他一样东西,那是天才也无法寻找得到的东西,当未来机关第一支部部长问他加入未来机关是为了什么,他答不出来,绝望只被他当作是一件需要处理的大型垃圾,只要处理干净,他的生活就又变回无趣。


“零,你现在找到了吗?”


安排潜入任务的会议结束后,许久不见的第一支部部长再次向他提问。


当时他是怎么回答?


意识开始模糊,他缓缓闭上眼,脑里想的全是自家恋人的模样。


“晃……”


“找到你了!”


整个门板被拆下来掉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,扬起的灰尘中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,是晃牙。零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这身狼狈被那孩子看见真够羞耻的,不过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,他感觉到晃牙冲了过来,拿下Leon背着的医疗包给他包扎伤口。


“伤得太严重了,喂,吸血鬼混蛋,千万不能睡着啊!”


“吾辈……知道……”


温暖的手覆上他的脸颊,为他擦去血迹,零视线模糊不能看清晃牙现在的表情,不过可以想象出来,肯定是一副想哭但固执地憋住眼泪的表情。


想起来了,当时他回答的是……


“找到了。”


 




END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后记:


题目来自FTISLAND的《Save Me》,我超喜欢互相拯救,这也是我经常写的设定,文中先是零救了晃牙,把他从绝望中拉出来,后面是晃牙救零,把他从死亡中拉出来。题目是零喊的“save me”!


感谢捷哥和我讨论他们两个的才能,我们讨论了一天才决定好,主要是朔间零太万能了不知道给他设定什么才能(。


关于背景,这个大家还是去看原作吧……


这次写得很爽,加上日服有UD活动要肝,所以是爽歪歪!


八月啦——

竟然有兩份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天啊我現在是不是要跳樓來抗衡一下這份幸運!!!!!!!!!!!!!!!!!!!!這麼好的女朋友我忌妒koma(捶😡😡😡

咚咚鸫言:

※日向君性转!!请注意避雷!!!!(大声)
日向的同桌面临发际线危机。
@爸,我饿 点图XD

😭wtmsb!!!
太可愛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
謝謝太太(   ;艸;)嗚嗚嗚嗚嗚嗚

咚咚鸫言:

※性转注意避雷!
依旧是 @爸,我饿 的点图w上了个色

把2013的黑歷史挖出來補完做個紀念.....

畢竟是我第一個玩的線上遊戲(沒瞎說,我高三才開始玩電腦遊戲),第一個課金的遊戲(墮落的開始),第一本買的同人本也是UL(雖然那本書我後來才發現他是作者專門畫出來懟人的......),第一本自己sjb畫完印出來的同人本是他(是個杯具),第一次跳企劃也是他........那麼多第一次然而我沒有撐到最後,一年前我就被遊戲公司氣跑了轉而給另一家垃圾公司打錢  

雖然滿嘴的嫌棄可是..........我也是耗了5年多快6年的青春在上面了,看他就這麼停運還是心情略複雜.......


那些香菇我秉持著不穿衣服不長頭髮只用配件來表現的大原則,當然是不可能堅持到最後了....有些人衣服頭髮拔掉就是no.1香菇....所以只好少量妥協了,bug也很多,我覺得算了(


UL新出的那個手遊,之前試玩時完全無法理解,所以大概也是....看看而已不會下去玩吧

致那位连结里挂人的退坑原耽姐姐:

先删文再用调色盘,谁知道你用的是不是改过的文。而且这么穷酸几乎全白的调色盘也真亏您有勇气把他放出来,我看了都帮您觉得尴尬( ;´・艸・`)

你他妈写的情节哪个坑都有,少把他当作自己原创梗了,比你早用这个梗写文的满街都是要不要逐个挂呀🤗还是叫您起源爱欲如何💖

还有你总结都做错,聚会也可以被看成工作应酬,我开始怀疑您的阅读能力了.....噢不,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才能把同人作品写得这么原耽叭,都怀疑你有没有看过原作了嘻嘻

欺负小透明,您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万粉巨巨惹🌚惹不起惹不起

总之要滚赶紧滚,不要什么暂退,退干净点,加戏没工资领的☺

♪:

http://iamiwas.lofter.com/post/23f5e8_11036af4    关于这位太太对我的文【过度借鉴她】的调色盘的回应。

首先,【您的文我真的没有看过。】因为现在用手机,就不多废话了,以下针对这位的所谓的调色盘进行反驳
1 醉酒是一个常见梗,不属于任何一个人的独创
2 不让朋友陪醉酒的人回家,难道让喝断片的人自己开车回家?
3 对于带他回家的前辈,不道谢还能说什么?
4 对喝醉的人不找醒酒药那找什么?
5 关于您说的贯穿全文的吻痕……我的朔间零并没有咬出吻痕啊?以及关于您说的“反复”手法……实话说我觉得挺好笑的。
6 我对这两个人的爱我自觉不比任何人少,不要情感绑架谢谢
7 关于情节总结,您总结似乎与我的文章有所偏差
8 请各位都来看看,我没做过的事不怕围观,欢迎转发散布。


累扣!

首先还是很重要的:


注意安全




=========

给爸爸们还债,我流理解题意(大量离题:

1.被老头偷亲后反应过来脸红的狗

2. 跟Leon打闹被罚跪搓衣板的老头,只画了罚跪( 我对不起诺(后)爸

3. 吃醋奶汪....使用了之前画的狛犬设定,还是奶啊对吧

4. 破车一台......靠我查了下英文竟然叫doggy style(

5. 再一台.....原题是很A的亲亲可是我发现我...........反正没说亲哪对吧( 明明是为了回避车才改题的

6. 抱抱。没放错,抱抱

 

============

90分的抢照片

==============

【剩下就是自嗨!】

一个测验题


搥背

追忆5


一键脱衣装置(参考暗美小姊姊的技能


prpr


==========

很久很久以前的,没放过我就存个檔

上上一篇累扣投稿裡的其中一張是要做成gif的

壞心的加了個BE

 

星之卡比晃球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大概就这样吧,我爱累扣,累扣万岁!

💖晃牙生日快樂💖

愛你!就算生日池100連0個五星我也愛你!(硬要講


麻煩你快跟你前輩結婚,謝謝

==========

下面順便放個wb的狼來了信我看到後面有()系列







信我,真的